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桂阳

开启左侧

保护桂阳湘山阁古书院第二次捐款名单[实时更新]

[复制链接]
查看 : 12362 | 回复 : 0
保护湘山阁 发表于 2020-5-19 19:59: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桂阳最古书院湘山阁有着760多年历史,它承载着千百万人的乡愁记忆,保护湘山阁古书院就是保护我们的历史文脉,就是保护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瑰宝。在桂阳县委县政府"保护古书院,传播新思想″活动启动后,我们已发起过第一次募捐,所捐缮款已通过县慈善总会全部转拨给修缮工程指挥部,目前湘山阁古书院修缮工程正在施工当中。由于古书院破损严重,保护主体工程及后续工程耗资巨大,赤薸张氏保护湘山阁理事会研究决定发起第二次募捐,希望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张氏宗亲能慷慨解囊给予援助。按县委县政府相关文件规定:捐千元以上者名字刻入"保护湘山阁古书院爱心碑廓",捐千元以下者名字载入"保护古书院芳名册"。凡在2020年5月19日后通过张爱民院长微信帐号代捐款的人及款项方可列入本名单,同一个人上次与本次都捐了款的会有所标注,在刻碑(造册)时款额总数会加到一起。本次所捐款项全部用于保护湘山阁后续工程,款额使用帐目明细会及时公布。

一一保护湘山阁古书院工作群筹款小组

第二次捐款名单[实时更新]:

1张志敏 2000元 (第一次已捐8000元)湘蓬上户人
2张爱民1000元 (第一次已捐2000元)温溪人
3张能龙1000元,桥市枧渡村
4张加俊2000元,湘蓬村下蓬人
5张庆松1000元,湘蓬下户人
6张慧荣2000元,官仓人
7张芸英1000元,官仓人(湘山阁学子)
8张传仗1000元,中兴村
9张艳平5000元,庙湾村
10张永林2000元,庙湾村
11张经国1000元,流峰镇东庄枧头冲张家村
12张建平3000元,下逢人

20200519_11822_1589889554912.jpg
20200519_11822_1589889555086.jpg
20200519_11822_1589889555227.png
正在修缮中的湘山阁古书院
20200519_11822_1589889556650.jpg
修缮好后湘山阁古书院效果图
20200519_11822_1589889556701.jpg



从桂阳古书院复活看民族传统文化复兴
文/张爱民
2019年7月,韩国九座古书院申遗成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消息传出,震惊世界,同时也惊醒国人,人们不禁要问:中国古书院怎么了?中国古书院始建于唐宋,不是世界上建书院最早、规模最大、数量最多的国家吗?为什么我们的古书院不去申遗反而让韩国捷足先登?后悔之余追问原因种种,在此我无以表述。"窥一角以知天下",今天咱先不谈"中国四大古书院"如何,只让大家"移步"大湘南,去看看那始建于南宋的桂阳县湘山阁古书院。
据碑刻及多方史料考证,湖南桂阳县敖泉镇湘蓬村湘山阁书院始建于南宋宝祐六年间(公元1253-1258),总占地面积约1500平方米,该书院呈三进四合院式砖瓦土木结构,院内保留有宋末元初的湘南民俗建筑风格,为桂阳仅存最古书院。
湘山阁大厅木柱上原悬有一幅对联:"湘水濬灵源,洗尽尘心,好让神泉参上乘;山林饶垒块,睁开慧眼,且看佛掌散天花。"此联让人心宁静穆,如入禅境,意蕴深悠。正大厅后墙上如今还砌立有四块石碑,碑文清晰可见,其中有一块清顺治年间刻的《长发其祥》,碑首刻载:"是阁建造之始,年代已不可考,及观钟之所铭,其时,则宝祐六年…奉其人,则永年祖公捨夫。宝祐宗之末矣……"。此碑详细记载湘山阁始建年代及当时维修保护过程。

崇文倡礼,追溯文脉渊源,湘山阁有史可鉴。据《宋史·徐的传》记载,公元1044至1045年,"南蛮乱事频起",时任工部郎中、三司度支副使、荆湖南北路安抚使徐的(988-1045)奉朝廷之命来桂阳"平息蛮乱",徐的乃一儒将,为人耿直厚道,他"兵不血刃,远迩来服",蛮乱平息后徐的死于桂阳,长沙校尉张开富(细六郎)奉命留守桂阳,他一直到年老退役,后卜居于"湘山赤薸"(今敖泉镇)境内。徐的能"以文化人"让行武一生的张开富深有感悟,他总希望后代能文武双修强过自己,因此非常重视后人的文化教育。

北宋儒家思想盛行,至南宋初期,著名学者、教育家张栻(1133一1180)为岳麓书院主教,他与朱熹、吕祖谦时称"东南三贤″,是湖湘学派鼻祖。桂阳军陈傅良、平阳县令舒璘及知军事赵公瀚等人都与张栻交往甚密。张栻四处讲学,桂阳也是他时常关注的地方,宋乾道五年(1169年)他还著有《桂阳军学记》。

受张栻影响,桂阳"兴学重教,择圣地以建书院",湘山阁书院的出生成长经历与长沙的岳麓书院有点相似,其前身为湘山寺,是参禅悟道、藏经纳典、修身养性之地,同时也是私塾学堂,战乱年代还曾是书生隐身避难之所。宋宝祐元年(公元1253年),张氏族人沿湘山寺旧迹扩建后更名为"湘山阁",世人也称"湘山书院",它成为当地人传播文化、明礼施善之圣地。

据传,张开富后裔、清代进士张智果(桂阳敖泉温溪村人)与曾国藩是挚友,他曾经在湘山阁担任过山东巡抚陈士杰(桂阳泗洲人)的启蒙老师,后来陈士杰为感师恩,在维修湘山阁时还主动捐款,并为《张氏族谱》作序,此被当地传为一段佳话。


湘山阁在元洪武、明永乐、清顺治、乾隆、民国等多个朝代都曾沿旧貌维修保护共有九次,其内部结构至今还保存完好如初。后因湘山阁书院名气越来越大,附近乡镇来此求学的人不断增多,办学规模也逐渐扩大。

新中国成立后,在上世纪60年代,原来的古书院大门被改成了如今我们看到的这扇门,大门左右两边围墙拆除后加建了些备用房。解放后的湘山阁被更名为桂阳第十二完小,之后叫湘山学校、湘山完小,直到今天,人们还是习惯称它为湘山阁。

七百多年来,无数学子在此寒窗苦读求知若渴,追求着自己的梦想。湘山阁书院先后培育出了无数人才,他们遍布神州各地,名声响誉海内外。清以前的暂还待考,《桂阳县志》记载,清末湘昆一代宗师谢金玉的得意门生、著名湘昆表演艺术家张宏开就曾在湘山阁书院读过书。

近现代从湘山阁走出来的人才更多,原县政协、县统战部工作过的退休老干部,现年76岁的张传宜老先生说:"我们那时自己挑米担柴去湘山阁读书,跟我一起在那里读书的同学有200多人,其中有后来担任大连军官学校党委书记兼校长、师级领导干部张经德先生,还有广州军分区师级领导干部李积中先生,他们现在都还健在,张经德前年还回过桂阳,我们一起去看湘山阁,寻找儿时记忆,他看见如今的湘山阁快倒了,在现场泪流满面…..";

原县司法局老局长,现年88岁的张克乾老人说:"跟我一起在湘山阁读书的同学张唐诗后来考上了黄浦军校二十六期,他是下逢塘村的!";

现年73岁的附近庙湾村老支书张诗康说"敖泉岔路口村的唐策善在湘山阁读过书,他后来考上了北京大学,与原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是同学,后来成了博士生导师;

官仓村的张训文(张学工)后来考上了清华大学硕士;还有元下村张浩攻读北大博士后,现在在中山大学当教授;湖南理工学院副院长张囯云 ……"。
文化在深层次上是坚韧的,文脉的传承又常是脆弱的,从上世纪90年代初到2018年㡳,湘山阁这颗昔日璀璨明珠已经被人们渐渐遗忘!传统文化的"断片"与"断代"是民族精神失落的一个危险信号,我们的这一代还有下一代的一些年轻人崇洋媚外,一些明星巨富拖儿带女携几亿甚至数百亿巨资去加入外国籍,去为他国作贡献,他们缺的是什么?他们缺的就是爱囯爱家情怀,缺失的是思想道德,缺失的是文化信仰和为民族付出的精神。

总有人认为"别国的月亮比咱们的圆",把他国的低俗文化奉为神明,而把自己老祖宗留下来的瑰宝却不闻不问,天长日久,很多优秀传统文化将会被逐渐遗失消亡。保护现有的具有代表性的历史文化古迹,重温文化历史,让优秀传统文化重新发光焕彩以泽后世,这应该是迫在眉睫而任重道远的大事,是我们当代人应有的责任!
曾经有人在桂林全州清湘古书院附近发现一块清嘉庆二十一年的碑,碑名叫《邓氏积善垂裕后昆记》,其文末数句尤为动人:
"昔宋太师温国公司马光有曰:积金以遗子孙未必子孙能尽守,积书以遗子孙未必子孙能尽读,不如积阴德与冥冥之中以遗子孙之记,正合子之意也。且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将见均辈昆季能敦尚行实,积德累仁而世守其先业以发挥先君之潜德幽光,不亦善乎!"古人能如此重视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何况我们当代人乎?

湘山阁古书院应该是中国教育史上的活化石,是大湘南一张很有份量的古代书院文化名片;它对研究桂阳地方人文历史、教育发展史、建筑艺术风格等等诸多方面都有着重大价值;这是祖辈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财富,是典型的文化遗产,我们应该要好好珍惜,要好好地传承保护!

其实,桂阳有史以来就重教兴学,是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古县,早在三国时期蜀将赵子龙驻守桂阳就已重视教育,曾兴建有一座书院,后来明代李源善修建此书院将它命名"子龙书院",北宋时期桂阳的"父子双进士"黄照邻、黄植尤于公元1178年在芙蓉峰下建有石林书院(石林精舍),原县老武装部大院就是一座非常雄伟壮观的孔子文庙,但它们如今都已经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今天,桂阳境内能以古貌遗存下来的除湘山阁书院外,还有明嘉靖年间建的正和阳山艮所书院、清咸丰年间始建的余田乡鉴湖书院、光绪十三年建的四里镇鼎山书院,清末的松涛书院,敖泉镇船山书院、流丰镇凤山书院、民囯后的欧阳海镇振南书院(现该书院已修缮完好在使用),浩塘丰加学校(养正学堂)等等,这些又何尝不是祖辈留给我们的一笔巨大财富?

难道就让这些古书院倒在我们这一代人的眼皮底下?就这个问题,笔者曾多次在互联网上发声,并多次向县相关部门反映过情况。2018年12月25日,笔者与 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柏民权先生等一行前往湘山阁书院进行实地考察,回来之后寻访了多位原在湘山阁古书院读过书的长者,撰写了一篇题为《遗落的明珠.桂阳最古书院湘山阁》的文章发表于《郴州日报》、《蓉城微生活》等相关媒体上,该文章引起了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共鸣,并得到了县委书记彭生智及县委常委、时任县委宣传部部长邓艳红的高度重视。

2019年2月,时正值县人大、县政协两会准备召开之际,由本人起草的《桂阳最古书院湘山阁急待修缮保护》提案通过敖泉镇全体人大代表集体签字后呈报县人大常委会研究讨论。

令人欣慰的是:2019年3月19日,在县财政相当困难的情况下,桂阳县委县政府举全县之力正式启动了"保护古书院.传播新思想"工程!全县上下顿时掀起了为保护古书院捐款热潮,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纷纷慷慨解囊捐款出力,笔者在带头捐款的同时还鼓动身边的朋友捐款,通过不懈努力,共为湘山阁筹得善款100余万元。

因湘山阁古书院破损严重,而且县里要求三座古书院都要同时修缮,所以资金缺口现在还仍然很大。在筹善款过程中,涌现出了许多动人的事迹:远在河南打工的新田县人张红艳,她家生活并不富裕,从没来过桂阳,更不知道湘山阁古书院在什么地方,但当她知道这个事后立马乐捐了两百元;北京诗人、楹联家冯立梅女士,她也从来没有来过桂阳,根本不知道湘山阁的位置,当她看到我朋友圈发的信息时,也乐捐了两千元,许多在校学生为保护古书院捐出了自己的压岁钱……这些动人故事都可写成一本书了,这无疑是给后人上了一堂保护古书院文明实践课。

如今湘山阁书院、船山书院、丰加学校(养正学堂)修缮保护工程已经相继正式开工,预计半年内将全部完工,我们已经看到了桂阳古书院复活的希望。

古书院保护下来之后,其主要功能将会有所改变,会在原来"办学校"基础上増设"讲思想、兴文化"项目,今后它将会成为传统文化教育的主要阵地,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其所属村"农家书屋"、"老年文化活动中心"、"古书院校友会"、"赤薸张氏文化研究会"及"桂阳文艺创作交流培训中心"、等等也会搬进古书院里好好地发挥作用,还会开展比如"传统文化礼仪习俗展演"、"名人大讲堂"等等系列活动,让老百姓真正享受文化生活的乐趣,让古书院真正的活起来。

没有传承就没有发展,时代在进步,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也应该要代代相传,华夏子孙走到哪里都永远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你在他乡只是一个驿客,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人家的东西再好也永远是別人的,自家的东西自己要重视,要把它保护好,因为你的根在中囯,这片生你养你的热土上有着许多你永远也抹不掉的记忆。留下古书院就是留住亿万老百姓的乡愁,就留住了我们的历史文脉,留住了民族的根!

从桂阳古书院复活可以看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正在走向复兴,愿我们更加充满自信,坚定不移地沿着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走向民族的伟大复兴,去努力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作者简介:张爱民,湖南桂阳人,号墨溪,另号山溪居士,书画艺术家,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传统文化传承与推广者,中国文化志愿者,郴州墨溪堂艺术总监,桂阳书画院创建人,桂阳县文联兼职副主席,桂阳县慈善总会敖泉慈善会会长。]来自: Android客户端
20200519_11822_158988955684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